斯德哥尔摩情人,年上,大概是个逗逼向
二十分钟的产物,辣鸡剪辑技术预警!

今日份的听什么歌都能脑补双关
依然是节奏都卡不上的辣鸡剪辑
想早日摆脱爱剪辑∠( ᐛ 」∠)_

今日份的脑洞只够剪一句节奏卡不上系列
是双关年上【大概并看不出来

三刷54集观后感
一个自娱自乐只有一句节奏完全卡不上的瞎剪
是焰all不是all焰【大概吧
说起来FA真是直的不能再直了,如果第一版看的不是03是FA的话或许不会萌上焰钢吧hhh

今天试了一下格兰菲迪
港真,小关每次都论瓶喝活该回家被打,方方面面的【不,并没有被打

年上

脑洞来源如图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的地得不分逻辑不及格预警

为了写到这三个关键词硬拗的情节,完全没有逻辑预警!

真的没有逻辑,介意的旁友请注意避雷吧∠( ᐛ 」∠)_




安排房间时,不知是出于对长丰支队前任支队长的尊重,还是对213案件嫌犯的重视,给关宏峰安排在了一个单人间。

监狱里除了每天定点观看新闻联播外再没什么娱乐活动,这就苦了顶替他哥的关宏宇。抽烟喝酒是不可能了,单人间连个能聊天逗趣的人都没有,关宏宇闲来无事就只能躺在床上瞎想了。

越想越不是滋味。

213案是冲关宏峰去的,他哥一声不吭把锅甩给了自己,自己也就迷迷糊糊接下了,不仅接了,这锅背得简直堪称标准。划脸背材料这种事就不说了,互换身份去长丰支队这种事,真的是非常惊险刺激。

关宏宇回想起自己每次去支队的时候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心跳时刻维持在一百以上,每天都刺激的跟坐过山车似的,深怕一个不小心露了馅,不仅害了自己,还要让他哥也成了自己的同党跟自己一块背锅。

然而自己背锅态度这么好,他哥居然还不信任自己,要不是后来他自己发现了213案件和关宏峰的关联,他哥怕是直到案件告破都不会告诉他实情。

再联想到自己关进来之后,关宏峰从没来看过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忙于查案还是将错就错,让自己给他顶罪。

关宏峰一定早就知道我不忍心让蹲监狱,关宏峰太会利用我对他的感情了。

熄灯后躺在硬板床上睡不着的关宏宇这样想着。

关宏宇越想越觉得自己为了关宏峰付出了这么多,不求回报,却连基本的信任都换不到,简直太令人寒心了。

为了不让他哥忘记自己为他做出的牺牲,关宏宇决定搞点动静出来吸引他哥的注意力。


“关宏峰”被关进监狱后的第二天,周巡的电话就打到了音素酒吧。

“我找谁?找老关!老关诶,你快去看看关宏宇吧,他快把监狱给拆了。”



关宏宇正做着在酒吧喝酒的美梦,突然被舞台强到刺目的光线惊醒,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铐在床头,两腿大开分别铐在床的两边,监狱里并没有开暖气,初冬的空气毫无遮拦的和关宏宇的皮肤亲密接触,让他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关宏峰正坐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玩着手中的强光手电筒,见关宏宇醒了,微微侧脸看向他,似笑非笑。

“关宏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属狗的呢?衣服枕头被子你都能撕,牙口不错啊。”

“哥,你怎么……”

“餐盘也能给撅了,力气这么大明天就安排你去监狱的工地搬砖吧。”

关宏宇先前酝酿出的那些委屈,在见到关宏峰的瞬间却突然都说不出口了。

关宏峰怎么可能不管自己?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蠢了。自己不但没法帮他查案还要给他添乱,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哥,我知道错了,您把衣服和被子还给我吧。”

“还给你?你自己给撕了让我还给你?”

“哥,我真的错了,您别逗我了,再这么冻两分钟我今晚上保准要感冒了,真冻感冒了您就不心疼?”

“怕冷了?那我来帮你暖和暖和。”

“别,哥,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你别……”






是因为大关并不善于并且也从不完整的向小关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导致小关缺乏安全感的设定吧。【不知道加上这句解释看上去会不会稍微符合逻辑一点【不会

【双关】愚人节

213告破后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一个可能有点制杖的小甜饼

逻辑负分的地得不分幼儿园文笔预警


关宏峰尝试着眨了眨眼,睫毛和布面产生了摩擦,刺目的灯光即便经过黑色麻布的过滤,映入眼中依然让人觉得不适。

关宏峰于是再次闭上眼睛,一边小幅度地活动着手脚试图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一边回忆起自己出现在这里之前的事情。

今天下班前,关宏峰收到了周巡的短信,约自己去车库。关宏峰也没起疑,拿着手机就去车库赴周巡的约了,却没想到刚一进车库大门,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

回忆起来到这里前的事的同时,关宏峰意识到自己正被反手捆绑在一把椅子上,长时间维持这样的动作使得他从脖颈开始整个上半身的肌肉都酸疼不已。关宏峰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想要稍微放松一下已经僵掉的肌肉。

一个明显经过变声器处理后发出的机械感浓重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关队长,你醒了。”

关宏峰觉得自己应当是被绑架了。但绑匪下一句话,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说吧,我该打电话给谁要赎金?”

绑匪的这句话让关宏峰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关宏峰原以为某个曾经被他抓过的人来寻仇,或者情况再坏一点,是哪个犯罪团伙想从他这里搞到什么信息,甚至是他们最近正在追查的变态连环杀人犯抓住自己灭口。

关宏峰根本没想过这个绑匪会是冲钱来的。毕竟,他身为一个连工资都没有的编外顾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有钱的样子。

“你要多少钱?”

“你别管,告诉我打给谁,我自然会跟他们要。”

“那你打给刘音吧,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就是个酒吧老板,你跟人家有多熟啊人家就能给你付赎金了?下一个。”

关宏峰不易察觉的笑了一下,“那你打给崔虎吧。”

“崔虎是谁啊没听说过,你能不能给我点靠谱的,在这样下去别怪我不客气的啊。”

“周巡的电话是……”

“我靠,你什么意思,想让我投案自首?别跟我耍花样啊我跟你说。”一个冰凉的柱状物顶上了关宏峰的额头,充满金属质感的声音不复平静,听起来有点暴躁“下一个,你要是再不能给我一个靠谱的名字,我这一激动,搞不好就手抖了呢。”

“那你找韩彬吧,他不是警察,而且……”

“哥,你真没意思。”关宏宇气鼓鼓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别闹了,先过来把东西解开,你哥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关宏宇一把扯下了蒙住在关宏峰眼睛的黑布,叉着腰俯视他哥,“你不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不选我今天就别想走。”

关宏宇的身体遮挡住了白炽灯刺眼的灯光,把关宏峰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关宏宇计划中的这个时刻,自己应该德意的站在他哥面前,安慰被绑架受惊的他哥,并嘚瑟一把他哥最信任的人果然还是自己。

万万没想到关宏峰一点不按套路出牌,把自己的计划全打乱了。

关宏宇很生气,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但即便再生气,考虑到他哥已经被绑了三四个小时,也要先把他哥给放开。

“哪有绑匪会绑架我只为了要赎金的?你哥我可没这么值钱。再说了,今天是愚人节吧。能和我开这种玩笑的就只有你了。”关宏峰看着正弯腰解开自己脚上绳子的那个气鼓鼓的脑袋,话里的笑意再也藏不住,“好啦别生气了,等下次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再陪你玩一次,行吗?”




也是不知道谁给的自信,让我坚持写这种制杖兮兮的小学生作文<(_ _)>

【双关】非典型性ALPHA(中)

上篇

双ALPHA设定

逻辑学考试没及格过

激情开脑洞,写文没逻辑

制杖脑洞幼儿园文笔以及ooc预警

本来想着上下两篇完事的,万万没想到会拖延出一个中篇来

已经是流水账性质的自娱自乐了


关宏宇说他哥看不上他,这句话说对了一半。

关宏峰确实看不上关宏宇,不是看不上他这个人,而是看不上他是个ALPHA。

关宏宇实在不符合关宏峰对一个合格ALPHA的定义。他话唠,冲动,该理性思考的时候意气用事,该当机立断的时候偶尔又有些莫名其妙的优柔寡断,怎么看都不像个ALPHA,反倒更像是个BETA。

关宏峰甚至偶尔想过,他如果是个OMEGA就好了。

一母同胞的基因决定了关宏宇是个和自己一样的ALPHA,不过这也没什么,这并不影响关宏峰对他的关注,和在关宏宇看来是冷漠无情的关爱。

关宏峰自知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关宏宇离家后和自己疏离多半与此有关,关宏峰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侦破213案件的时间里,关宏峰再一次和他的弟弟朝夕相处,给他补课,听他吐槽,就像小时候那样。

关宏峰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甚至突然觉出些庆幸。

然而案件总归会告破,当关宏宇终于可以关明正大地站在阳光下,脱离关宏峰的影响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关宏峰以为一切都该结束了。关宏宇会兴高采烈地“回归大自然”,继续做他自己的生意,然后找一个合适的OMEGA共度余生。

然而关宏峰没有想到,关宏宇并没有搬走,并且开始明里暗里地往家里搬运一些新的东西。一套新床单,一个新茶杯,一把剃须刀,一个小摆件,一件新衣服,一个豆浆机,甚至一条新的肺鱼。

关宏宇叫它小老虎,每天定点喂食,从没落过。

有些东西是和关宏峰一起买的,有些则事突然就出现在了关宏峰的视野里。关宏峰猜到了他弟弟的心思,默许了他把自己家变成他们两人的家的行为,却也没有主动向关宏宇说什么。

关宏峰在等关宏宇开口。

他花了半年的时间潜移默化的培养关宏宇做一个合格的ALPHA,就是为了让他在以后的生活里更加冷静自持,不要再让自己陷入任何麻烦之中。他相信这样对关宏宇有利无害。

他几乎要成功了。关宏宇在外人面前越来越像关宏峰了,心思缜密,洞察力强,冷静果决,喜怒不形于色。这些通过别人的描述传进了关宏峰的耳朵,但关宏峰不相信。

因为在关宏峰面前,关宏宇永远都是那副不着调的模样。

这天,支队里新来的小姑娘在支队门口拦住了关宏峰,问他和关宏宇是什么关系,在得到了兄弟的答案后,小姑娘突然凑到关宏峰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俩其实挺搭的。”

关宏峰觉得小姑娘目光如炬,说的在理,自然而然的笑了出来。

打开车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浓重酒精味让关宏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管教多少次,关宏宇就是不会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光是闻到这带着透露着些许酸气的酒精味,关宏峰就知到关宏宇刚刚什么都看见了,他甚至知道关宏宇现在在想什么。

但是关宏峰不想向他解释。

“关宏宇你搞什么呢,车里酒精味这么大?”

“嗨,我这不是最近易感期快到了,有点躁动嘛,没事儿。不过说起来,刚刚跟你说话的小姑娘看起来对你有点意思啊?你俩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开你的车吧。”

关宏峰最烦关宏宇这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了,明明心里酸得都快冒泡了,却不愿意有话直说,面上还要装得云淡风轻不屑一顾,不知道是装给谁看。

晚饭的时候关宏宇又问了一遍关宏峰和那个小姑娘的事儿,关宏峰被他那副假装八卦的样子气得胸闷,把碗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直直地盯着关宏宇,“你到底想说什么?”

【双关】非典型性ALPHA(上)

年上

双ALPHA设定

制杖脑洞幼儿园文笔外加ooc预警

私设无小关bg线,其余事件和原作差不多

双ALPHA设定多适合强强黑化啊,然鹅我只会脑这种制杖兮兮的情节,哭出声



所有人都知道关宏峰是个ALPHA。

虽然没有任何一个人闻到过他的信息素,就连关宏宇也不例外。

关宏宇来接他哥下班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哥在支队门口和一个女警*察说话。本以为是普通的工作对话,女孩却突然踮起脚凑近关宏峰耳边说了句什么,没等关宏峰给出回应就笑着低着头跑开了,而坐在车里的关宏宇则眼睁睁看着关宏峰勾起嘴角,笑了。

关宏宇突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213案件结束后,关宏自然而然的继续住在他哥家里,并一点一点地往家里偷渡着自己的东西。比如一套新床单,一个新茶杯,一把剃须刀,一个小摆件,一件新衣服,一个豆浆机,甚至一条新的肺鱼。

关宏宇以一种不起眼的方式一点点地把关宏峰的家变成他们两个人的家。

关宏峰从没有阻止过他。

关宏宇一直认为,以他哥的洞察能力,不阻止就是对自己这种行为的默许。然而今天看到的这一幕,直接击碎了他的自信心。

他哥这怕不是默许,而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这些小动作哦。

关宏宇完全无法想象他哥这样的一个人和OMEGA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无法想象他哥这样冷淡的人和OMEGA一起度过发情期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但事实是,像关宏峰这样优秀的ALPHA,一向是有不少OMEGA惦记的,他一直单身并不意味着他会永远单身。现在,埋伏在警局里的黑恶势力已经全部铲除了,213的案子也了解了,没了给他添堵的琐事,找个合适的OMEGA结婚生子,好像正是关宏峰当下最该做的事了。

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要有一个OMEGA嫂子,关宏宇甚至想象到了不久以后抱着这段时间偷渡进家里的东西被逐他哥出家门的凄惨境遇。

正当关宏宇在思考要不要先把小老虎带走,以免它重蹈老虎的覆辙,被他哥做成烧鱼时,关宏峰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关宏宇你搞什么呢,车里酒精味这么大?”

即便脑内小剧场已经演了十几个来回,关宏峰一进来,关宏宇立马恢复了一贯嬉皮笑脸的模样,戏谑地看向他哥,“嗨,我这不是最近易感期快到了,有点躁动嘛,没事儿。不过说起来,刚刚跟你说话的小姑娘看起来对你有点意思啊?你俩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开你的车吧。”



晚饭的时候关宏宇又开玩笑似的向关宏峰问起那个女孩的事情,本以为他哥会再次敷衍过去,却没想到关宏峰直接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直直地盯着关宏宇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宏宇没想到他哥会是这个态度,一时竟愣住了。

正当关宏宇努力思索该怎么回复他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屋内出现了一股本不该属于这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