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带你看我去过的世界之暑假篇(上)



被水水催出来的一篇www


没文笔


有OOC







大卫曾经干过在半天之内把安龙的微博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的事。


“你穿古装看起来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是也穿过。”

“但是我穿古装好看啊!”

哦。


“这一张是模仿超人吗?看起来好劣质的超人哦!”

“我说那图只是随便拍的你信吗。”

“不信!”

哦。


“抱着猩猩的这一张哈哈哈哈哈你的表情跟猩猩如出一辙啊哈哈哈哈哈哈!”

成语用的真好。


“这张图笑的好浮夸哈哈哈哈哈肩上的鹦鹉都不想理你了吧!”

我现在也不太想理你。


“知道你眼睛大但是能别老是瞪那么大个眼吗看起来好傻的哈哈哈哈哈……”

没你现在笑的傻!


“诶你这个警服穿起来一点都不像警察嘛哈哈哈哈哈!”

因为我本来就不是啊!


“你穿这样还挺好看的!”

我也觉得。


“你手上拿的那是什么,毛主席语录吗?你说你一个外国人,何必呢哈哈哈哈哈哈!”

蹦极下来胡言乱语还在感谢毛主席感谢孔子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你是见水就下吗哈哈哈哈这个被水冲傻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




大卫翻了一上午的微博,吐槽安龙了一上午。并且在安龙去做饭的时候还要抱着平板追到厨房去笑,笑得安龙差点没动手收拾他。



这种行为,在他开始看车游天下之后变得更加严重了。


“你还嘲笑我蹦极下来胡言乱语,你自己坐完过山车不是也懵圈吗!”

“噫……葡萄皮都不洗就直接塞嘴里也不嫌脏!”

“开封府这里演的也太浮夸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节目组为什么这么喜欢给你吃奇怪的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心疼你一秒钟!”


“大卫,你暑假有什么事吗。”放下遥控器的安龙拍了拍窝在沙发另一头看视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卫。

“应该没事,怎么了?”大卫头都不抬地回答完安龙的问话,没忍住又笑出了声,“噗……你才走到这就腿软了,我肯定走的比你远!”

安龙没搭理他,起身进了书房。

两分钟后,安龙走出来冲大卫扔下一句,“收拾收拾行李,明天出门。”

“收拾行李?去哪?”

“去福建。”

“啊?”









大卫看完了那一期的节目,多少能猜到这次外出的行程:先去平潭吃海鲜,然后去永泰云顶逛公园,最后去漳浦,看火山岛,吃河豚。

回程的飞机票还没买,跟安龙磨叽磨叽,能只去个平潭就好了。飞机落地前,大卫这样想着。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不靠谱的。从飞机落地开始,事情的发展就已经脱离了大卫的想象。


“明天不是应该去平潭吗?”大卫看着安龙手中两张目的地永泰的车票,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去平潭就是吃个海鲜,没什么好玩的,难得出来一次,最重要的当然是玩好!”




永泰云顶上曲曲折折的台阶,大卫走到一半就哼哼唧唧不愿走了。

“安龙,我们休息一会吧?”

“这才走了一半……你不是能走的比我远吗?”

“但是我没说中间不能休息啊。就休息一小会,好不好?”见安龙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大卫小幅度地摇了摇安龙的胳膊,“就一会,真的!”


“大卫,该走了。”

“再坐一会?”

“再坐一会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

“哦……那走吧。”拖长了调子的少年不情不愿地起身跟上了安龙的脚步,没走几步就把自己整个人挂在了安龙身上。








在永泰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快中午才赶到了漳浦。大卫说什么都不愿意去火山岛,安龙也就依了他,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就先出门了。


等安龙回来,已经到饭点了。

“安龙哥,安龙哥!我刚刚查了一下,我们住的酒店楼下有一家当地特色的小吃,中午一起去吃吗?”

“小吃?不是说好了来吃河豚吗?”

谁和你说好了啊!

“我刚刚去和饭店的师傅说好了,给我们留了两条新鲜的。”

“……”



看着厨师熟练地处理着河豚,大卫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虽然自己也吃过炸蜘蛛这种奇怪的东西,不过那只是看起来恶心,和河豚性质完全不一样啊!


但是有自己嘲笑安龙在先,现在认怂未免太丢人了。

而且就像自己和安龙说的那样,现在的河豚都是人工养殖的,无毒的……

“师傅,这是那种无毒的河豚吗?”

“不是。”


嗯……不是无毒河豚?那就是有毒的?虽然没听说过有人吃河豚吃出问题来……

“那有人因为吃河豚出事吗?”

“有啊,前一阵子隔壁就有个人吃中毒了,不过抢救比较及时,没死。”


抢救比较及时,没死……不是说厨师会先试吃吗?!为什么会出这种事啊!冒死吃河豚这种事意义何在!



“该处理的部分已经处理好了,剩下的你来吧。”厨师洗了洗手就出了后厨,大卫目瞪口呆地看着安龙挽起袖子,走向料理台。


“我记得你上次只是来吃河豚?”

“没错,这是我第一次做河豚。”

现成的专业厨师在这你为什么要自己做啊!


如果说前面看厨师处理河豚时只是有点忐忑,现在,大卫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眼看着安龙洗了手,开始料理河豚,大卫觉得自己的血压好像有点高。

“那你……提前学过怎么做河豚了吗?”大卫连问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了安龙,让他手下一个不稳,搞出什么差错来。

“大致问了一下师傅怎么做,不过这是第一次上手。”安龙给河豚切块,顺便瞄了一眼凑到料理台边上,却离自己半米远探头探脑的大卫,“你的脸怎么这么白?”

“啊?我一直很白嘛……你别分心,好好处理河豚!”说着话的时候大卫突然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到了自己的嘴唇上,这么热的天应该不会是感冒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安龙的动作,大卫伸手抹了抹嘴唇和鼻子之间的液体,凑到面前一看,红色的,有点腥。

居然又流鼻血了。


对于流鼻血这件事,大卫多少是有点习惯了。每当他过度激动或紧张的时候,就会血压升高,脑子有点懵,流鼻血就是一个直观的表现。

“安龙你先忙着,我去找张纸……”


大卫话音还没落,安龙已经“咣当”一声放下了刀,两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安龙一手捏着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另一只手拿着一包厨房用纸,“先抽张纸把鼻子堵上。”

大卫照做了,然后维持着仰头的姿势,被安龙扶着,小心地挪到一个靠墙摆放的椅子上坐下。一路上还在不停的念叨,“我一紧张就这样,没关系的,你先去弄河豚,河豚比较重要……”

“师傅已经把有毒的部分处理过了,剩下来的就只是把它做熟了,你别担心……”本来想等到试吃的时候再逗大卫玩一下的,看他紧张成这样安龙实在有些不忍心了。

“诶?真的吗!”

安龙左手稍稍用力,捏着大卫的下巴阻止了他的低头,右手拿着沾湿的纸巾轻轻地擦拭着大卫脸上有些干涸的血迹,“但是用的还是有毒的河豚。”

“那……那师傅处理的时候应该不会失误吧?要不……还是让师傅来做?”

“……”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