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带你看我去过的世界之暑假篇(中)


OOC

逻辑没有

文笔喂狗

圈地自萌 

萌点清奇



脑洞来源水水说的 这篇 

以及感谢水水技术支持www





把大卫安顿好后,安龙就在大卫专注的注视下回到了料理台,继续料理河豚。

即使跟他解释过河豚有毒的部分已经处理好了,大卫还是不放心。



“安龙哥,这家店靠谱吗?”

“这就是我上次录节目的那家。”

“那还好……诶不对,你别理我,好好做河豚!”

“……”



“但是这次的厨师不是上次那个啊?”

“上次那个厨师最近休假……”

“哦……哎呀我不该打扰你的,你继续,千万别理我!”

“……”



“听说处理河豚的手艺还挺不容易学的,你看漳浦有这么多河豚餐馆,这么多厨师到底合不合格啊。”

“现在有专门的学校……”

“都说了你别理我!好好弄河豚!”

“……”





在大卫时不时的骚扰下,一锅鲜香四溢的河豚汤终于完成了。

安龙从锅里舀了一小勺汤,凑到嘴边轻吹着,顺便瞥了一眼明显远离了之前那个位置的大卫,“要先去给妈妈打个电话吗?”

“嗯?”大卫想了一下才明白安龙是在说自己上次蹦极前给妈妈打电话的事,“不就是喝个河豚汤吗,打什么电话!”说着往前走了两步,一脸的大义凛然。

没想到的是,刚在安龙面前站定,安龙手中的汤勺已经转了个方向,一半进了大卫的嘴。

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大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咽下了半勺带着一小块河豚肉的汤,剩下的半勺则顺着嘴角滴落到了地上。

安龙抽了张纸来给他擦拭已经流到了下巴的汤汁,意外地发现大卫整个人已经僵在了原地。

“大卫?”大卫突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眼眶却开始越来越红,这让安龙有一点慌。仔细擦掉了嘴角的汤汁后,安龙轻轻拍了一下大卫的背“大卫,你怎么了?”

面对着安龙关怀的注视,大卫终于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出来,“你说……你没事……吃什么河豚……啊……吃出事的又不是……没有……谁知道……这河豚有没有问题……啊?”眼见着安龙转身从锅里夹出了一块不小的河豚肉扔进嘴里,大卫还没来得阻止他就快速地咀嚼了两下咽了下去,大卫有点傻眼,“我……我吃了……就算了……你……不等着看看我……吃完……有没有什么事……急着吃什么……”话没说完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大卫,你相信我吗?”

“嗯。”大卫整个人埋在安龙的胸口里,回答的声音闷闷的。

“这河豚真的处理好了,没事的,嗯?”

“嗯。”













在福建吃吃喝喝玩了三四天,大卫已经快要忘了前两天自己吃河豚时的怂样。


当安龙提醒他明天就要离开福建时,大卫还有点意犹未尽,“这么早就要回北京了?我还想在这多呆两天。”

坐在旁边的安龙收拾东西的动作没停,“回去准备一下出远门的东西,后天还要出去。”

“后天去哪?”这个时候,大卫看向安龙时的表情还是比较期待的,“要不我们再去……”

“巴西。”

“啊?”

“别担心,要用的证件我都帮你办好了。”

“巴西?”

“明天早上的飞机, 你要是早点起的话还能在福建多吃顿早饭。”

“我哪天迟起了!不对……你之前可没说要出国啊!”

“我也没说不出国……”

“这种时候就不要这种无聊的玩文字游戏了!”


怎么就文字游戏了。


“机票不能退。”

“反正订机票花的不是我的钱!”

“一万一张票。”

“我又没让你订票……”

“你还没去过巴西吧,正好一块去玩玩。”

“……我不要吃魔鬼椒。”

“谁说要带你去吃魔鬼椒了。”安龙收拾完东西,一转头就看到了呆卫抱着胳膊坐在床的另一边,一脸戒备,“就是随便玩玩,我保证。”







略微放下心的大卫,直到坐上北京到里约的飞机后,看着安龙给他展示的图片,才再次想起了安龙在福州时说的话。

照片右侧突出的是一块面积不大的三角形岩石,下面是湛蓝的大海和礁石,照片中男男女女在石头的边缘摆出各种一看就十分高难度的姿势,简直让人担心他们会不小心掉下去。

“你管这叫随便玩玩?拍这种照片已经算是极限运动了吧!”

“嘘……”安龙竖起了食指轻轻压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打扰到别人,“放松一点,这些照片真的没什么。”

大卫抵着座椅半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自己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后悄悄坐下,压低的声音加上激动时变快的语速,听起来充满了愤恨,“没什么?这么高的地方!下面就是大海你跟我说没什么?万一掉下去怎么办?啊?”大卫从安龙手中抢过手机,对着每一张照片放大缩小,妄图找出这些照片中人工修图的痕迹来安慰自己这些照片只是后期制作的。结果却是越看越心惊,“你说……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去拍这种照片啊?拍这些照片有什么意义,挑战自我吗?”


等了半天安龙都没有反应,大卫瞄了一眼安龙,才发现他已经戴上眼罩裹好毯子,摆出了一副要睡觉的架势。这才几点钟就睡觉?是不是装睡呢……大卫没趣地收好了安龙的手机,掏出平板开始看出发前下载的视频。



刚睡着没多久的安龙,是被身边剧烈的抖动惊醒的。出什么事了吗?扯下眼罩,一转头就看到了身边抱着平板笑得浑身发抖的少年。

“……你怎么了?”

大卫扭头看了安龙一眼,一张嘴就绷不住了,“我还以为……魔鬼椒……噗……已经是极限……了噗哈哈哈哈哈……结果……喝哈哈哈哈哈……椰子……那里……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

因为动静太大,收获了数道不满的目光。

“不……不好意思……”大卫双手合十,冲着过道做出了抱歉的样子,转过头一看到安龙,又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之前只听说过你吃魔鬼椒有点惨,没想到有这么惨啊哈哈哈哈……”

大卫和他说不要吃魔鬼椒的时候安龙以为他已经看过了这一期节目,不过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这应该是第一次看。

魔鬼椒这个梗的传播范围未免太广了点吧。

“要不要带你去尝尝?”

“不了不了,”大卫连连摆手,不小心瞥了一眼平板上暂停的画面,忍不住又笑出了声,“我去喝个椰子就好哈哈哈哈哈哈!”

不了?这个还得等到了里约再说。








大卫本以为安龙给他看那些照片是逗自己玩,直到这天早上起床,安龙跟他说吃完早饭就去拍照片,大卫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是没跑了……

想了一下那些照片,再想了想拍照的姿势,大卫在床上打了个滚,从床的一头翻滚到另一头,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卷,只露出头在外面,“我要在上面!”

“嗯?”安龙一转头就看到的床上一个巨大的白色瑞士卷正仰头看着自己,“你说什么……?”

“我!要在上面!”大卫被裹在被子里,努力仰着头直视安龙,“不然就不拍了!”

“你在上面,你能行吗?”安龙努力忍住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我不管,我就要在上面!”

“真的?”

“真的!实在不行我可以用两只手拉着你……诶,安龙哥你过来帮我一下,裹太紧出不来了。”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