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戏狐

给 @水水水  的《狐劫》的番外

 

OOC

 
 逻辑没有

  

文笔喂狗

 

一个和原作画风完全不符,草率欠揍的番外【喂

 
 

当安龙发现自己只能维持狐狸的状态没法变成人的时候,是在一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下午。

书生早已去书房看书了,安龙晃了晃刚睡醒还不甚清醒的脑袋,准备起床去给书生准备些点心佐茶。

噗,一阵烟雾过后,床中央摊着的还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看看自己伸出的依然是雪白的狐狸爪子,安龙有点懵。

是刚刚姿势不对吗?缩在床榻上变换了各种姿势,努力了几次还是没法变成人形,安龙憋炸了一身毛的同时还有点沮丧。

把所有可能会导致这种现在这种状况的可能性都在心里盘算了一遍,找不到解决办法。

倒是想起之前也有这样的情况,一段时间后自然就恢复了,对自己没多大影响。既然暂时找不到解决办法那就算了,先去看看书生比较重要。这样想着,一条雪白的狐狸窜下床,小跑进了书生所在的书房。

 
 

进到书房后安龙放轻了脚步,垂着尾巴一步步蹭到书生旁边,用头拱了拱书生,哀哀地叫唤了两声。

放在以前,自己这么叫两下,自家书生早就担心地围着自己问东问西了,可今天情况却不大一样。

只见对方头都不抬,伸出手来一把将自己捞进怀里,然后一手翻书,一手偶尔抚摸着自己的皮毛,视线一直落在书上,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享受着书生轻重正合适的抚摸,安龙思前想后,算是猜到了自己没法变成人形的原因。

这种的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几次,持续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自己和书生这山中居住也有些年头了,山里的一草一木,飞禽走兽他都摸了个清楚,并没有什么能对自己产生影响的精怪,倒是书生常常在自己变成狐狸的时候抱着自己又揉又蹭怎么都不撒手……

想来想去只剩下一种可能。

 
 

罗维卫你这么多年书没白看,长本事了啊!

 
 

想通了这些后安龙便有些气不过,从书生怀里跳脱出来,往山里跑去了。

想想这山中没有什么能伤到安龙,书生也就懒得去追,只继续看自己的书,随他去了。

 
 

————————————————————

 
 

说起来这山里确实是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到安龙,但“心不在焉走路不看路不小心滚下山坡并且扭了腿以致动弹不得只能趴在原地等书生来解救”这种事只能说是意料之外了。

这算什么啊也太丢狐了点吧!

嘶……腿疼,该不会是断了吧。

好久没受这么重的伤。

喜欢自己变狐狸直说嘛,非要搞这些有的没的。

狐狸的状态下又没法施法,难道要等这腿自己好起来?

罗维卫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出了意外啊。

就算发现了他也很难找到这来吧……

 
 

摔倒后以一个草率的姿势趴在土堆下的安龙越想越惨,越想越绝望,差点就要挤出两滴眼泪来了。

直到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生人的气息,安龙才猛然回过神来,抬头对上了面前两张关切的面孔。

 
 

——————————————————

 
 

“安龙哥安龙哥,你看,那里有只白色的狐狸!”

被身后的少年扯着袖子压低声音叫了两声,安龙停下脚步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土堆下,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正以一个十分草率的姿势趴在那里。再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狐狸伸在外面的左前肢有点不自然,像是扭伤了。

 
 

根据网上的资料来看,这个地区是没有白狐分布的,因此眼前的这一只受了伤的白狐——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来的物种,无疑都是格外珍贵的。

自己手头的条件有限,只能给他的伤腿先做一个固定,没法进行更精细的治疗。实际上,在无法确定他的腿只是扭伤还是有骨折的情况下,就连给伤腿固定这件事都有不小的风险。

 
 

这么多天来,安龙第一次有点感谢大卫走不到十米就要歇两分钟的速度。今天的路程还没有达到目标的一半,但就近找个地方扎营,明天一早就能把这只白狐送下山,接受较好的医疗护理。

 
 

“我记得我们刚刚来的路上有个山洞,就回那扎营吧,明天早上把他送下山。”安龙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姿势抱起白狐,意外的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那……安龙哥你抱着狐狸,要不要我帮你背包?”

“你背两个包还怎么走路……我没事,天有点暗了,你小心脚下……哎你等等,还是我走前面吧。”

 
 

等到在山洞里支好帐篷,安顿好白狐,天色已经全黑了。

 
 

大卫没什么事干,看着安龙支帐篷,看着安龙给白狐包扎,又看着安龙收拾医疗用品。眼见着快收拾好了,才抬起头向外看去。

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用力地拽住了安龙的袖口,“安……安龙哥?”大卫说话的声音带了点颤。

“怎么了?”感受到大卫明显紧张的情绪,安龙停下了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跟大卫一样看向了洞口。

不算明亮的露营灯灯光下,山洞口站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见洞中的两人都注意到了自己,少年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听说你们捡到一只白狐,正好我丟了一只……”少年一边说着,视线不住地在山洞里四下搜寻着,最终落在了大卫身前不远处的白狐身上。

白狐对上了书生的目光,不屑地撇撇嘴,扭过头去不看他。

 
 

听说?这种深山老林里你听谁说的啊!而且丢了一只白狐是怎么回事,你是在这山里养狐狸的吗?没听说这山里有人在养狐狸啊?

少年短短的一句话中包含着几点无法解释的奇怪之处,再看看白狐看都不看他的样子,一阵微妙的沉默过后,大卫伸手把缩在毯子上的白狐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

“如果你说的恰好是这只的话,我们明天会把他送到山下接受更全面的医疗护理,到时候带上你的饲养证明就可以把他领回去了。”和大卫的一脸防备不同,安龙看向前面的表情还是很真诚的。“他现在扭伤了腿,也不方便跟你走……”

“扭伤了脚?”刚刚还规规矩矩站在洞口的少年听到这句话瞬间激动了起来,不顾大卫的口头阻拦,几步就踏进了山洞,向着帐篷的方向走来,“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哎你干嘛!”大卫见对方神色激动,像是要来夺自己身后的白狐,便一个转身,要把白狐抱在怀里护住。

 
 

然后,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烟雾蒙了眼睛。

 
 

——————————————————

 
 

看到罗维卫出现在山洞口的时候,安龙是比较不以为意的。

现在知道来找了?早干嘛去了?知道自己现在没法变成人还放心让自己单独进山?是不是晚上没人给做饭,饿了才想起家里少了个人?

于是老狐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腿,,把头扭向里面,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不太想理他。

 
 

然而即使不用看,也能听到罗维卫知道自己受伤后急切的语气,能想象到他关切的神情,不由得心里一软。

嘛……暂时变不成人也不是什么大事,跟他生什么气呢。

 
 

刚准备从少年背后探出头跟罗维卫打个招呼,就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阴影给笼罩了。

 
 

等到回家后仔细回想起来,老狐狸注意到每次变回人形都是在发生了一些紧急情况的时候。

第一次,书生急着倒水差点撞到了刚烧开的水壶。第二次,书生为了取书扒翻了书柜把自己压在了下面。第三次……

真是不让自己省心。

 
 

“说起来……我们就这么走了不给人家解释一下没关系吗?”仔细确认了安龙的腿确实没有问题后,书生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凭空消失什么的,看起来一定让人很难以接受……

“虽然那个叫大卫的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安龙一定能给他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吧……比起这个,我比较关心的是你到底从什么书里学了这些歪门邪道?”

“才……才不是歪门邪道呢!”

“哦,所以没法变成人形果然都是你干的?”

“诶诶诶?我没说……等下你听我解释!”

“不听。”

“喂……”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