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上

脑洞来源如图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的地得不分逻辑不及格预警

为了写到这三个关键词硬拗的情节,完全没有逻辑预警!

真的没有逻辑,介意的旁友请注意避雷吧∠( ᐛ 」∠)_




安排房间时,不知是出于对长丰支队前任支队长的尊重,还是对213案件嫌犯的重视,给关宏峰安排在了一个单人间。

监狱里除了每天定点观看新闻联播外再没什么娱乐活动,这就苦了顶替他哥的关宏宇。抽烟喝酒是不可能了,单人间连个能聊天逗趣的人都没有,关宏宇闲来无事就只能躺在床上瞎想了。

越想越不是滋味。

213案是冲关宏峰去的,他哥一声不吭把锅甩给了自己,自己也就迷迷糊糊接下了,不仅接了,这锅背得简直堪称标准。划脸背材料这种事就不说了,互换身份去长丰支队这种事,真的是非常惊险刺激。

关宏宇回想起自己每次去支队的时候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心跳时刻维持在一百以上,每天都刺激的跟坐过山车似的,深怕一个不小心露了馅,不仅害了自己,还要让他哥也成了自己的同党跟自己一块背锅。

然而自己背锅态度这么好,他哥居然还不信任自己,要不是后来他自己发现了213案件和关宏峰的关联,他哥怕是直到案件告破都不会告诉他实情。

再联想到自己关进来之后,关宏峰从没来看过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忙于查案还是将错就错,让自己给他顶罪。

关宏峰一定早就知道我不忍心让蹲监狱,关宏峰太会利用我对他的感情了。

熄灯后躺在硬板床上睡不着的关宏宇这样想着。

关宏宇越想越觉得自己为了关宏峰付出了这么多,不求回报,却连基本的信任都换不到,简直太令人寒心了。

为了不让他哥忘记自己为他做出的牺牲,关宏宇决定搞点动静出来吸引他哥的注意力。


“关宏峰”被关进监狱后的第二天,周巡的电话就打到了音素酒吧。

“我找谁?找老关!老关诶,你快去看看关宏宇吧,他快把监狱给拆了。”



关宏宇正做着在酒吧喝酒的美梦,突然被舞台强到刺目的光线惊醒,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铐在床头,两腿大开分别铐在床的两边,监狱里并没有开暖气,初冬的空气毫无遮拦的和关宏宇的皮肤亲密接触,让他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关宏峰正坐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玩着手中的强光手电筒,见关宏宇醒了,微微侧脸看向他,似笑非笑。

“关宏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属狗的呢?衣服枕头被子你都能撕,牙口不错啊。”

“哥,你怎么……”

“餐盘也能给撅了,力气这么大明天就安排你去监狱的工地搬砖吧。”

关宏宇先前酝酿出的那些委屈,在见到关宏峰的瞬间却突然都说不出口了。

关宏峰怎么可能不管自己?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蠢了。自己不但没法帮他查案还要给他添乱,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哥,我知道错了,您把衣服和被子还给我吧。”

“还给你?你自己给撕了让我还给你?”

“哥,我真的错了,您别逗我了,再这么冻两分钟我今晚上保准要感冒了,真冻感冒了您就不心疼?”

“怕冷了?那我来帮你暖和暖和。”

“别,哥,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你别……”






是因为大关并不善于并且也从不完整的向小关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导致小关缺乏安全感的设定吧。【不知道加上这句解释看上去会不会稍微符合逻辑一点【不会

评论(5)

热度(15)